Go HomePage

All Video(视频集合)
Funny Gags(幽默搞笑) The online game(网络游戏)
Music and art(音乐艺术) Science and technology(科学技术)
Tourism(旅游) In daily life(生活日常)
Learning tutorial(学习教程) The world of animals(动物世界)
Competitive fighting(竞技格斗) Breathtaking terrorist(惊险恐怖)
Mystery(未解之谜)

小院长如何借鸡生蛋,九年成为几千万富翁
小院长如何借鸡生蛋,九年成为几千万富翁-攸县第三人民医院全体职工集体罢工示威
upload in :2018/12/7 22:30:44
——强烈请求废除变相租赁制,切实解决职工
应有福利,让病人真正享受“农合”实惠
湖南省株洲市攸县第三人民医院(原皇图岭镇中心卫生院)是一所国有性质的一级甲等医院,2002年,攸县卫生系统掀起改革狂潮,我院因地理位置优越,服务区半径大、人口密集,基础设施较好,并且具备一定规模,发展潜力较大等先决条件。因而首推改革大潮风口浪尖,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社会知名人士,商界精英,政界要人粉墨登场,纷纷与卫生主管部门负责人接洽,各种传言纷至踏来,改革方针大概有一次性卖档、承包、转让、租赁、组阁等多种形式。时任卫生局主要领导在没有进行任何社会调研和征求全院职工意愿的情况下强制推行“租赁制”。表面上说公开、公平、公正竞标,实质上是事先设计好的一种游戏规则,愚弄职工。当时竞标的有:①杨运生(攸县康明医院股东)34万/年;②本院职工贺自平,江兆群25万/年;③刘伟建(湖南长沙药材生意老板)15万/年。竞标结果既出乎人们意料之外,也在人们意料之中,最终宣布以刘伟建15万/年的最低价格竞标成功,租期六年,至2008年6月30日止,随后卫生局又委任王志江同志担任本医院院长主管业务(据说是刘伟建推荐的)。几个月后双方为争夺法定代理人失和,最终刘伟建被排挤出局, 王志江摇身一变成为法定代理人。【疑问1:法定代理人是否可以与兑标人不符并可以随意更改吗?】 (详情请网上搜索攸县三人民医院――空手套白狼)奇怪的是当时签协议时根本没有明确双方的权限、责任和义务,也没有确保职工的福利待遇,租赁方更没有缴纳一分钱的风险保证金,可以说这是一份空投入、零风险、高效益、厚回报,任何人经营都可以只挣不亏的口头保证书。更难以理解的是租赁前既没有对全院资产进行审计评估和办理国有资产整体移交手续,也没有说明租赁到期后医院资产如何回收,更没有选举职工代表全程监督,参与交接签字。【疑问2:像这样的协议是否具有法律效力?】 【疑问3:签此协议的动机又是什么?难道是领导智商不够,还是有意埋下伏笔,为权钱交易铺路!】
2003年,“非典” 爆发后,卫生部明文禁止国有卫生单位一切形式的买卖、租赁、承包等经营方式,对已经实施的也要停止收回,而卫生局借此机会,挤走刘伟建,可暗中继续将医院转租王志江,依然实行“租赁制”,当时医院二十多名职工联名上访到省市县卫生主管部门及县政府,均未得到满意答复,我院为何能游离国家政策法令之外。【疑问4:难道是县卫生主管部门特意到我院搞“经济特区”吗?】
2007年,国家实行新农合政策,卫生事业的发展进入快车道,我院更是跨越式的发展,业务量猛增,收入自然成倍增长,当年年收入上一千二百万,所以说医院的发展是新农合政策扶持的结果,而非租赁制带来的发展,不否认王志江在此期间为医院的发展也做了一些工作,但个人作用与国家政策主导的作用相比较简直就微不足道了,更何况他是以争取医院发展所创下的巨额利润为目的。奇怪的是2008年6月30日到期后,本应及时回归国有性质,却迟迟未肯移交,直到部分职工向主管部门询问,出于舆论压力才拖至2009年4月30日声明截止。更难以接受的是最终核算,除去落入王志江个人腰包之外(具体数目不清,肯定是千万元以上),医院反而倒欠王志江720万元,【疑问5:为何医院租赁6年,反而倒欠下巨额债务,是否符合情理?】差不多整个医院都变成他的了,理由是他在租赁期内购得的医疗器械,兴建了一栋住院楼,绿化了环境,改善了院容。【疑问6:对此核算不知审计部门如何核定,是否符合租赁制原则?】 于是王志江与时任卫生局领导再次达成协议,决定让王志江继续担任医院院长7年,逐年偿还所欠王志江债务,年利息为12%,医院7年之后的所有节余为王志江个人所有(近两年的年均总收入都上2000万元,而国家医疗拨款经费逐年照常拨放,估计王志江个人年所有不低于1000万元)。【疑问7:不知是用什么公式推算出一定得7年,岂不是变相租赁,延期租赁吗?】 这一决定引起全院职工强烈不满和迷惑不解,当时部分职工向县政府职能部门反映情况,不了了之。于是便在网上公开发布“空手套白狼”以表抗议,一石掀起千层浪,群众纷纷议论,职工愤愤不平,然而王志江授意院办领导,用同样的方式极力狡辩、掩饰事情真相、用恐吓威胁的语气强迫部分职工签名,然后在网上发表,职工屈于压力只好违心签字,再加上王志江的层层保护网,此事件才暂告平息。【疑问8:院办领导到底是职工的捍卫者还是成为瓜分国有资产的团伙?】 时至今日全院职工仍然为王志江的债务而辛勤工作,流血流汗又流泪。预计今年年收入达两千五百万,估计王志江个人年所有不低于500--800万元。【疑问9:这种变相的租赁制是侵吞国有资产现象吗?】
这9年的租赁制期间,全院毫无民主而言,财务账目从未公开。如每年的盈利亏损多少;每年的资产投入账目;每年的递增租金是否到位;每年的建设与设备投入的明细账等等都是一抹黑!而职工福利待遇与盈利的增长的比例不相符,更谈不上节假日的福利待遇(我们没有法定假日,不要说“五一”,“十一”了,甚至休婚假,丧假等都没有工资;就连春节都无加班工资;2010年攸县财政“过亿”,每位职工补助1000元也被王志江侵吞)。一些有职业资格证的正式职工,逼迫其卖档(被逼迫卖档的正式职工有:卢芙蓉、江风艳、邓四香、罗晓芳、周正霞,卖档价格仅为1万元左右)。大量招收廉价临时工,而且绝大多数临时工“无五险一金”。【疑问10: 这些现象都符合劳动法吗?】 职工工资也无保障,无底薪,全凭病人医疗费提成,如医生的诊费提成8%左右;收一人住院30元;碎石提成100--150元/人;彩超提成20元/人;CT提成20元/人;检验费提成5—8%等等。医护人员的工资完全由病人的医、技、药费中提成,实行“农合”以来,变相乱收费,坑害病人,如:国家规定“平产”标准850元/人,而我院为1700元/人左右;为了应付主管部门检查,还特设了“自费药品库”;不管大病还是小病,一进医院就要求病人住院(有些病人其实在门诊就能治好,据说住院才有报销);西药实行零差价后,强调医师多开中药处方(中药利润高,是外面市场价格的2—3倍)并提高中药的提成,多做检查项目(据说检验费报销率高)等等,套取“农合”资金,加重病人负担,攸县北乡人民苦不堪言!【疑问11:这些举措都符合新农合政策吗?】 租赁期间,王志江大肆敛财,侵吞医院国有资产,自己办工厂(在医院里常见不到他的足迹),在市里建别墅,买房产,总资产不低于几千万元。全院职工民怨沸腾,但大家都对他敢怒不敢言,怕其打击报复,医院完全没有民主可言!社会各界同仁们,请问:这到底是在为广大群众办医院呢?还是贪官污吏以权谋私,中饱私囊?
以上反应情况句句属实,恳请上级主管部门严查!我们强烈请求:
㈠、彻底废除变相“租赁制”,严惩侵吞国有资产现象!
㈡、清查并公布2002年7月---至今的医院财务明细账目!
㈢、核查“自费药品库”账目,让病人真正享受“农合”实惠!
㈣、在医院盈利的情况下提高全院职工相应的福利待遇!
湖南省攸县皇图岭医院职工
2011年8月29日





There are 0 records
Comment:





转播到腾讯微博



QQ:154298438|QQ:417480759